夏 训 诚 沙 海 探 秘

 

李荫喜 (一九九八年)

 

  沙漠广袤无垠,干旱荒凉;
沙漠令人生畏,望而却步;
  沙漠与风结伴,风助沙威,沙借风力,毁农田,埋村庄,阻道路,坏水利,到处肆虐。
  战胜沙害,利用沙漠,化害为利,成了世界科学研究的重要课题。中国科学院兰州沙漠研究所所长夏训诚,30多年来奋战在这一艰苦而又十分重要的岗位上,苦苦探索沙海的秘密,追寻治沙的途径。
        
他的家多年安在沙漠中
  1957年,南京大学地理系自然地理专业毕业的夏训诚,毅然离开风景如画的扬州,来到了边陲新疆。在4年的野外考察中,他深深感到了治沙工作的重要,便在中科院新疆分院开始了沙漠研究工作。要治理沙漠,就要认识沙漠。1961年8月,他在离乌鲁木齐千里之外的莎车,建立了新疆的第一个治沙站,他担任了首任站长。
  莎车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南缘。这里,黄沙在北风的裹胁下每年以10米的速度南侵,步步近逼县城。夏训诚他们在离县城50公里的沙漠中建起了治沙站,他的妻子吉启慧也来到这沙窝,安下了他们的小家。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夏阳就在这里生这里长。一次,孩子得了急性肺炎,高烧不止。吉启慧抱着孩子,坐当地老乡的毛驴车,走10公里盐碱小路,然后在公路上挡汽车。一辆过去了,又一辆过去了,半天也没有挡住一辆,她急得直哭。后来多亏几个路过的干部帮忙,才挡了一辆卡车。在273野战医院的抢救下,孩子脱了险。她说这孩子的命是捡回来的。在这困难的条件下,他们一住就是4年,并在治沙方面取得了成功的经验。以后这个县成了全国治沙造林的先进县。
  在乌鲁木齐到伊宁的公路上,多处有流沙危害,影响交通。1969年,他们带着不满两岁的第三个孩子夏钢,去了这个公路的387段,建起了精细治沙站。他们的儿子就在沙窝里爬,沙窝里长。在这里,夏训诚创造了聚风板输沙新技术,有效地防止了道路积沙,保障了线路畅通。就这样,他先后去过5个治沙站。
        
他参与了寻找彭加木
  在塔里木盆地东部,有片神奇的土地──罗布泊。这里酷热、干旱、风沙严重,人们难以接近。在1980年前一百多年,有少数探险家在此考察,也遇到了极大困难。对罗布泊仅有的一点资料,多数还在外国人手里。中国的罗布泊,中国人应该有发言权。1980年,中国科学院组织了考察队,由著名科学家彭加木任队长,夏训诚任副队长,开始了对罗布泊的考察。但开始不久,就遇到了彭加木失踪的事。
  彭加木带着考察队,向罗布泊进发。按地图,那里有一眼井,但5天后一到那里,怎么也找不到。那里又干又热。带的巧克里糖自已会熔化,点上的蜡炷自己会变弯,吃剩的酸黄瓜,放在地面仅半天功夫,就会变得像干海参一样。人们就象热锅上的蚂蚁,躲到汽车下的一点阴凉里。水没有了。他们发电报向基地告急。   6月17日上午10点半,彭加木留下了一张字条:“我向东去找水。”12点基地来了电报:“先送水救命,再送油活动。”但彭加木没有看到这个电报。他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当时夏训诚正在国外出差。他回国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立即赶到出事地点,那已经是五六天的事了。他又和同志们几次出去寻找。他们沿着彭加木的脚印,向东走了9公里后,再也找不到脚印了。出事的当晚这里刮过一次大风。他们也朝别的方向进行寻找,但都杳无踪印。
  部队派出了100多人,40多架次直升飞机,进行了寻找,也毫无音讯。
  据夏训诚估计,他可能是干热昏迷后被风沙掩埋了。
       
揭开罗布泊的秘密
  彭加木出事后,夏训诚挑起了考察队长的重担。他和他的同事们一起克服重重困难,5进罗布泊,其中两次由北向南纵穿湖盆,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珍贵资料,终于揭开了罗布泊神秘的面纱:
  ──罗布泊已经干涸。罗布泊本是新疆第一大湖。东汉《汉书》称其为“蒲昌海”,“广袤三百里”,说明当时水面是很大的。但夏训诚他们考察时,不仅没见到烟波浩淼的湖泊,而且连一汪水潭也没寻到。罗布泊只是一个历史的概念,现已成为一片如同波涛起伏的盐壳地了。罗布泊是咸水湖,矿化度很高,湖水干涸后留下大片的盐壳。汽车在起伏的盐壳上前进,有时一天只能走几公里。盐壳很坚硬,翘起象利刃一样,会把汽车输胎一块块地割下来。
  ──罗布泊不是“游移湖”。外国有些探险家,曾认为罗布泊是“游移湖”。瑞典斯文.赫定还提出罗布泊由北至南和由南至北游移周期为1500年。原因是进入湖中的的河水挟带大量的泥沙,沉积在湖盆里,而使湖底抬高,导至湖水往较低处移动。过一时期后,被泥沙抬高露出的湖底又遭风的吹蚀而降低,这时湖水又回到原来的湖盆中。罗布泊象钟摆一样,南北游移不定。夏训诚他们的这次考察,完全否定了这种看法。一是进入罗布泊的河水含泥沙较少,短期里不会抬高湖底;二是干涸的湖底皆为坚硬的盐壳,用钢钎都很难敲碎,不易产生风的吹蚀作用;特别是湖底钻探取样样品的孢粉和年代测定表明,湖底沉积物不同层次都有香蒲、莎草等水生植物孢粉分布,说明历史时期罗布泊一直是有水停积的,湖水从来没有离开过罗布泊。
  ── 古“丝绸之路”的咽喉。 罗布泊在古“丝绸之路”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这次他们考察,发现了许多人类活动的遗迹,收集了反映古丝道发展变化的历史遗物30多件。其中有古钱币、小铜器、铁器、鞍具和皮氅等,特别是在白龙堆北山山坡发现的唐代开元通宝970多枚,更为珍贵。1914年,英国人斯坦因,捡获200多枚铜钱,已如获至宝。这次考察发现如此之多的唐代开元通宝,则有力证明,古丝道在唐朝时期依然畅通。
  夏训诚他们在这次考察中,历尽艰险,穿越了几千平方公里的奇异的雅丹地貌;见到了具有无价之宝的楼兰古城;到达了沙丘独特的库木塔格沙漠……他们以丰富的第一手资料,写出了《罗布泊科学考察与研究》。这项科技成果获得中科院重大科学研究成果二等奖,国家自然科学四等奖。
    
       
深入“死亡之海”
  塔克拉玛干沙漠,是我国的第一大沙漠,也是世界上第二大流动沙漠。这里沙丘高大,形态复杂,流动沙丘占82%。这片广袤而神奇的沙漠,曾吸引中外探险家的光临。1895年4月10日,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一行5人,带着8峰骆驼,穿越这一大沙漠。在随身所带水喝完的情况下,靠喝鸡血、羊血和骆驼尿艰难前进。5月5日,斯氏一人到达和田河一处水潭,自已喝饱后又用一双不透水的靴子灌满了水,救活了一名垂死挣扎的同伴。走出沙漠进入和田河后,一个完整的探险队只剩下二人一驼。斯文.赫定曾唉叹道:“这死营是我在亚细亚一切旅行中最可怕的一座。”从此,这一大沙漠有了“死亡之海”的别称。
  塔克拉玛干沙漠,世界需要了解它,中国的发展需要进一步认识它。
  1987年8月24日,按中央领导同志的要求,由国家科委、中科院等有关部门,组织涉及十几个学科的100多科学家,成立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综合科学考察队。当时任中科院新疆生物土壤沙漠研究所所长的夏训诚兼任这个考察队的队长。他们乘坐汽车,带着现代化的科学仪器,向“死亡之海”挺进,展开了举世观注的大规模的考察活动。
  塔克拉玛干沙漠从未建立过气象站,对这里气候的认识一直采用推测。这次他们在沙漠腹地设立了两个气象站,进行了20多个项目的观测。他们改写了这座大沙漠的年降水量低于10毫米的说法,证实最多的地方达80多毫米,中部的塔中,年均也达26.4毫米。这里夏天有雷雹,春秋有霜冻,冬天降雪虽然罕见,但3年中还是见到了一次。
  沙尘暴是这里的常见现象。沙尘暴来势汹猛,规模浩大,灰、黑、黄色的帷幕席卷而来,几米之内什么也难以看清。年沙暴日在塔中和满西分别达65天和60天,在新疆数一数二。
  这里地下有巨大的潜水,补给来源也十分可观。仅其潜水贮量达8万亿立方米,可在整个沙漠上铺24米的水层。除西北角外,其它地区潜水矿化度中等,易于淡化处理,而且水位浅,开采难度也不大。
  这里人类活动历史悠久。考察中发现了1万年以上的中石器时期遗址。也发现了从汉代到魏晋,丝绸之路南道穿过留下的遗址,以及一批新遗址和新文物点。
  ……
  这次科学考察历时近4年。考察中他们采取了许多新的方法,取得了大量的十分珍贵的新资料,应用了新兴的理论,形成了一大批有特色的新观点和新结论。对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认识上产生了全面的、新的飞跃。写出了包括气候、地貌、第四纪地质、植物、动物、考古、水资源评价及利用等千万字的9本专著和图片集。这些成果,从多角度全面、系统反映了塔克拉玛干沙漠资源与环境的真实面貌,为开发沙漠资源,防止沙漠危害,已经并将继续产生重大影响。
  1993年9月1日,中外300多科学家参加了在乌鲁木齐召开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国际科学大会。国务委员宋健在大会上对这次考察给予了高度评价。
       
“希望之海”的石油公路 
  现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又有新别称:希望之海。这是因为大量的油气勘探表明,这座沙漠是一个蕴藏丰富的油气之“海”。被沙漠占据66%的塔里木盆地,目前已探明了6个大中型油气田,石油资源量150至180亿吨,天然气8.3亿立方米,约占了全国油气资源量的五分之一。其中塔中4号油田,油层总厚度在48米至98米之间。
  在沙漠中开采石油,交通是首要难题。堪探开采物资和人员给养的供应,全靠进口的沙漠专用车和直升飞机,耗资巨大。这里多么需要一条常规车辆行驶的公路。
  1990年,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修筑石油公路被列入“八五”国家重点攻关项目,夏训诚主持了工程技术这一重要研究课题。
  在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中修筑一条直通沙漠腹地的交通干线,谈何容易。这里沙层厚,沙暴多,沙丘高,而且又是流动沙丘,这给公路修筑带来了相当大的困难。他们经过反复试验,找到了在软沙中修筑公路的最隹断面结构;采取多种措施,在公路沿线建起了阻、固、输相结合防沙工程体系,阻止了流沙入侵。一条从肖塘到塔中四号油田,全长219公里的沙漠石油公路,经过1008天的奋战,于1994年7月顺利铺通。常规运输车辆奔驰在沙漠石油公路上,运费可节省十三分之一。预计投资两三年即可收回。
  

  我国的沙漠,到处留下了夏训诚的脚印。我国与沙漠斗争的史篇上,也记下了夏训诚用汗水浇灌的丰硕成果。但他没有停息,依然继续着。

(原载《视野》杂志 )

{a}
  返回首页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