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沙造林的尖兵
 
 

——记甘肃省民勤治沙试验站的科技工作者

 
 
 
李 荫 喜(1978年8月)
 
 
 
  民勤县境内,郁郁葱葱的林带,象绿色的长城蜿蜒在纵横几百里的风沙线上。几千亩、几万亩的“人工绿洲 ”,一个接着一个,出现在浩瀚的沙漠之中。当你看着那布满沙丘的梭梭、红柳,连片的林带田园,再看一看那绿树丛中几百年前被风沙吞没的村庄的残垣,你怎能不被“昔日风沙攆人走,如今沙荒变良田”的巨变所激动呢!
 
  这巨变,靠毛主席的革命路线,靠广大群众的大干苦干,同时,甘肃省民勤治沙试验站科技工作者的辛勤实验成果也也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民勤治沙站位于民勤县薛百公社北部 ,巴丹吉林大沙漠的东南 。1959年建站时,那里还是望不到边的漠漠黄沙。治沙站现有的18名科技人员,绝大多数在那里战斗了十几个年头。当年的姑娘,今天已成了十几岁孩子的妈妈,当时年富力强的科技骨干,今日已两鬓花白。在固沙造林,改造沙漠的斗争中,他们是一支战斗在前列的尖兵,探索一道道难题,攻克一个个难关,开辟前进的道路。
 

为固沙造林创造新的途径

 
 
  民勤沙区,年平均降雨量100毫米左右,最高气温摄氏37度,最低零下27度。全年八级以上大风日35天以上。春秋季节,风卷流沙,象肆虐逞凶的“黄龙”,横冲直撞。4米高的沙丘、10米高的大沙丘,每年以20米和8米的速度向前移动。流沙埋压农田,吞没村庄,堵塞交通,危害人民身体健康。解放前近100年,民勤县被风沙吞没的村庄就有6000多个。解放后,在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沙区人民同风沙展开了搏斗。在沙漠边缘进行了大规模的植树造林,形成绿色屏障,阻挡流沙前进。但是,怎样控制住沙的移动,还是一个面临的难题。
 
  固定流沙,是改造、利用沙漠必须首先攻下的一个难关。为此,治沙站的同志翻阅了尽可能取得到的资料,拜访了风沙线上的广大群众,对这里的自然条件有了基本认识,即位于河西耕作区外沿的浅沙漠区,其地底层一般都有祁连山不等量潜水滋润。因此,运用科学方法,便可成千上万亩地种植沙生野草,栽培沙生耐干旱冷冻的乔灌木林带。而这些林带、草地一旦成功,它对扩大种植面积,对保障农田免遭风沙侵袭,对发展林牧业生产,都是至关重要的。因此,他们努力寻找这种干旱沙区固沙造林的措施,决心打通河西走廊改造、利用沙漠的途径。面对滚滚黄沙,想着河西走廊纵长1500公里风沙线上,200多万亩农田仍然受着风沙危害的情景,想着全国17亿亩急待治理的沙漠,治沙站的同志深深感到任务光荣,责任重大。他们和兰州大学、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等协作单位的科技人员,克服种种困难,投入固沙造林的科学研究工作中。结合当地的条件,反复进行讨论,确定走工程固沙植物固沙的路子——先采取工程固沙措施,给幼树成活创造条件,然后再植树造林。
 
  来治沙站最早,近20年来一直战斗在风沙线上的科技工作者施及人,当时年龄不到40,他不知疲倦地置身于治沙的科研工作之中。为了寻找适合当地工程固沙的沙障,他和治沙站以及协作单位的科技工作者一起深入沙区,总结群众的治沙经验。他们来到六坝公社的新粮地,这里的群众做了各种形式的柴草沙障,对固定流沙起了有效的作用。他们又来到新河公社的苏武山,这里的林业劳动模范马继尧,带领群众把散布在农田中的孤立沙丘用粘土埋了起来。他们又奔向金塔县,参观学习了县委书记马能元带领群众创造出了泥抹沙丘的办法......看着沙区人民与风沙搏斗的顽强精神,看着人们创造的各种固沙办法,施及人等同志,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和鞭策,也开阔了眼界和思路。他们决心尽快地攻下固定流沙这一难关,把最经济、最有效的办法,献给战风斗沙的人民。
 
  他们进行着紧张的工作。他们分析各种固沙的措施,比较它们的长处和短处,优点和缺点:柴草沙障是行之已久的固沙措施,但大面积治沙,没有那么多的柴草。土埋、泥抹沙丘,许多地方材料不缺,但很费工,也使沙丘通气渗水性不好,不利于植物生长。他们确定取长补短,试验一种新的沙障——粘土沙障。他们在两个大沙丘上设置了方格状和带状的不同规格的粘土沙障。同时插设了柴草沙障,搞了土埋沙丘,进行对比观察。
 
  风卷黄沙,遮天盖地来了。几米外看不见人影,沙子打在脸上像针扎。但施及人等科技人员,不是跑回屋里,关起门窗,而是奔向沙丘。风沙中,他们观察着风吹沙障的情况;大风后,检查沙障吹蚀的情况,测量着沙丘的水份和有关数据,对比着各种沙障的固沙效果;总结改进的办法。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人,也被他们这种刻苦攻关的精神感动,一来就积极投入了治沙斗争。经过几年艰苦奋战,终于掌握了粘土沙障的固沙原理,解决了一系列设置技术和计算方法,写出了<<粘土沙障的设置技术>>的总结。
 
  粘土沙障试验成功了!它第一次被运用到人类同风沙的斗争中。当你登上沙丘,看见它只不过是平行排列的一道道带状土埂时,可能感到它很平常。可就是这就地取材的平常土埂,压住了肆忌逞凶的“黄龙”,创造了沙层含水量较高、沙面稳定等有利于幼树成活的条件,远比土埋沙丘省工。这平平常常的土埂,却起着很不平常的作用。
 
  在试验粘土沙障的同时,治沙站的科技工作者,进行了固沙造林优良树种的选拔试验。他们采用20多种乔木、灌木,在沙丘上进行栽种对比。最后选出了固沙造林的先锋树种——梭梭。这是一种极耐旱的大灌木。它的叶子已退化成小小的鳞片,靠当年生的一束束嫩绿的枝条进行光合作用。它的根系通常是地上部分的5至10倍,在粘土沙障设置的当年和次年,在沙障背风坡一侧栽植梭梭苗。第一次栽植时浇一次水,以后就会在沙丘上旺盛生长。三四年后幼林郁闭,起到了持久固沙的作用。民勤沙区沙丘不能栽树的历史打破了!固沙造林闯开了新路。
 
  1964年,科技人员深入沙区各地,蹲点辅导。固沙造林的新办法,受到沙区群众的热烈欢迎,在民勤沙区社队、国营林场开始大面积推广。
 

为沙漠造林选育更多的树种

 
 
  流沙得到固定,沙丘间的低地避免了沙压、沙埋,成了很好的营林基地。为了给沙丘和沙丘间低地造林选育更多、更好的优良树种,治沙站的科技工作者开始了沙生、旱生树种的引种和选育。他们深入沙区,引来了花棒、毛条、沙拐枣等沙生灌木;跑遍河西各地,搜集了20多种沙枣优良品种;从外地引进了40多种杨树优良品种和枸杞;从国外引来了头状沙拐枣、巴氏碱柴、李氏碱柴等七八种沙生灌木……他们办起了一个小型沙生植物园,研究各种沙生植物的生态习性和抗风沙、抗盐碱的特性。通过试验确定推广适宜的优良树种,一心要让绿树栽遍沙窝。
 
  胡杨是一种抗风沙的乔木,在沙漠中有成片的天然林。它的种子很小,千粒重不过0.06到0.1克多。种子播的稍深就出不来,稍浅些,一浇水就漂了起来。林梅子等科技人员为解决这个难题,进行试验研究。林梅子生在海南岛,长在大城市,1961年从南京林学院毕业。她怀着青年人特有的激情,从山清水秀的江南,来到这风沙前沿。漫天的风沙,骤变的气候,好像进入了另一个天地。有人担心,她在这里呆不下去。但在改造沙漠的火热斗争中,她得到了锻炼,克服了生活上、气候上的种种困难,投入沙生植物的育种工作。春天,风沙吹得咀唇流血,她坚持在苗圃里播种。深秋苗木出圃,冰冷的泥土,冻得手上裂口,她坚持出苗。苗木出完了,她手上也贴满了胶布。为了突破胡杨育苗关,7月上旬,她和科技人员、工人一起,顶着烈日采集种子,进行不同苗床的播种试验。经过几年努力,找到了平床沟灌的办法,解决了育苗难题。胡杨种子在普通室内摊放,30几天就失去了发芽能力。因此,就得当年采种,当年播种。由于播种迟,生长慢,封冻前苗木很小,越冬困难。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她和大家一起又试验成功了种子瓶装密封低温贮藏的办法。第二年5月份进行播种时,发芽率可达90%以上。播种期提前两个多月,解决了越冬的困难。
 
  正当固沙造林新办法大面积推广,沙漠造林树种引种选育广泛开展的时候,林彪、“四人帮”假左真右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也影响到了风沙前沿。“成名成家”、“白专道路”一顶顶帽子扣到了那些坚持搞科研的知识分子的头上。沙枣良种选育圃、白杨杂交品种对比圃、枸杞圃、国外引进的沙生灌木都被当作“搞修正主义”或“崇洋心媚外”的“黑标本”而毁掉了……治沙站的科技人员们为多年科学试验被破坏、被中断而揪心,为科研工作遭到无情地践踏而忿懑。他们深信,改造沙漠,战胜风沙需要。
 
  那个整天奔波在风沙线上,一心扑在固沙造林试验上的施及人,也被加上了种种罪名,进行批斗。他被关进了“牛棚”。他的妻子和4个孩子,一分钱的安置费不给,从风沙前沿下放到150里外的农村……。一年之间,施及人苍老了许多,满头黑发变成了花白,两颊深陷,瘦长的脸上布满了皱纹。
 
  但施及人没有被搞垮。得到“解放”后,他没有想方设法去解决自己的家属问题。他相信党组织总有一天会解决。他想的更多的还是固沙造林。一天派他去清理渠边,几丛影响灌水的毛条被砍了下来。在长期的治沙过程中,施及人喜爱这些沙生灌木。它们抗旱性能好,在干旱的沙漠里长得茂密葱绿。但它们的经济价值不高。他常想要发现、培育经济价值高的沙生灌木。他拿起砍下的毛条,抚弄着它的枝叶叶。当发现毛条的皮层很厚,韧性也不错时,一个新的念头在心中出现:试一试,看它的皮层能不能利用。于是,他在完成一天的劳动任务后,利用中午和晚上休息时间,砍来毛条,用小刀剥下枝条上的皮层,在清水和石灰水中进行泡制试验。当白生生的毛条麻终于泡制成功时,他那布满皱纹的脸上绽开了笑容。后来,他又发现花棒皮纤维也很好,又和林梅子一起做了花棒的试验研究,提出了把平槎取柴与采条剥麻结合起来,提高花棒经济利用价值的有效措施。他们的研究文章,在中国农林科学院主编的<<林业科技通讯>>上发表了。
 
  为了实现让绿树长遍沙窝的愿望,治沙站的科技人员,根据国家的计划,1974年又开始建设沙生植物园。负责这项工作的科技工作者郭志中,以饱满的革命热情,排除“四人帮”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干扰,和科技工作者郭普、李青云等同志,以及广大工人一起,紧张地进行规划设计、土地平整、林带营造、植物引种。4年多时间,我国第一座沙生植物园初具规模。现在面积达到1000亩,搜集各种沙生、旱生植物116种。更多的沙漠造林树种在选育中。
 

迎来沙漠的春天

 
 
  几年来,治沙站党支部组织科技人员,深入民勤、古浪、高台、张掖等县,和沙区群众、林场工人一起,进一步推广固沙造林的新办法,一起解决推广中的具体问题,加快固沙造林的速度。
 
  梭梭沙丘造林,原先每栽一株,得浇30斤水(约一桶)。一个强劳力,一天只能浇百十来株,能不能减少浇水量?景松根等科技人员研究了浇水与梭梭成活、生长的关系。他们发现,梭梭一旦发根,根系生长很快,短时间里就超过了浇水的范围。浇水,主要是给梭梭苗创造发根的湿润条件,而梭梭的生长,主要靠沙丘原有的水份。接着他们搞了不同浇水量的试验,提出在沙丘含水量高于3%时,可以不浇水。需要浇水的一般每株只浇三五斤水,成活率可达75%以上。这样做大大减轻了浇水的劳动强度,节省了劳力,加快了造林进度。
 
  每年沙丘造林季节,正值春耕大忙。劳力缺、时间紧,影响着造林进度。在薛百公社宋和大队蹲点的陈生春等同志考虑,能不能延长栽种的季节?他们搞了“休眠苗”的试验。把梭梭苗埋藏在气温较低的窖里,5月份栽一批,6月份栽一批,成活率都在60%以上。梭梭造林季节一延长,全大队一年就多栽了300多亩。
 
  沙丘造林的同时,沙丘间低地也充分进行规划利用。水利条件较好的地方,栽上了白杨、沙枣、胡杨等乔木,面积较宽处,垦成了农田。水利条件较差的地方,栽种了花棒、毛条、红柳等耐旱的灌木,大片的“人工绿洲”在沙漠中出现。仅民勤县西沙窝,1977年,成林面积达到46000多亩,基本控制了10万亩左右的流沙危害,保护了薛百公社2万多亩农田。同时扩大了耕地,提供了大量的木材、烧柴、饲草、绿肥和多种林副产品,为改造、利用沙漠,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治沙站周围,昔日黄沙一片,今日绿浪翻滚。治沙站的科技人员和广大林业工人、沙区人民,迎来了沙漠里的春天,也迎来了科学的春天。今年,治沙站5名科技人员,被甘肃省农科院评为先进个人。施及人、郭志中作为先进科技工作者,参加了全省的科学大会。治沙站作为先进集体,出席了全国科学大会。他们的固沙造林技术成果受到了大会的奖励。沐浴着科技战线的大好时光,治沙站的科技工作者心情激动,壮志满怀。老科技工作者郭普,挥笔疾书:
 
  立足沙荒望四海,满怀喜悦颂东风。攻关那管鬓斑白,瞩目神州遍地红。
 
  继续前进吧!治沙造林的尖兵。祝你们在新的长征中,攀登上新的高峰。
 
 
(原载《甘肃日报》)
{a}
  请你留言 返回首页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