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随想录
见闻录
情感录
绿蝉苑
揽胜篇
燕安画选
美丽相册
各地风光

 

难忘澳洲

 
李荫喜  (2003年1月16日)
 
  年前去了澳洲。当地正值初夏,草原、牛羊、森林,大海、阳光、沙滩,处处都是美丽的风光,处处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但最叫人难忘的,是几处别的地方看不到的独特的景点。
 

观看小企鹅归巢

 

  傍晚,我们来到了菲利蒲小镇。这里距澳大利亚的南方大城市莫尔本有300多公里。在这里我们观看了小企鹅归巢的动人情景。
  晚上8点,我们走进了装修精致的接待大厅,这里有小企鹅生活习性的介绍,小企鹅巢穴的模型,还有出售的许多小企鹅的工艺品。从另一个门走出去,就到了观看小企鹅归巢的小路,顺弯曲的小路再走四五百米,就到了海滩。在这里有看台,有灯光,能看清小企鹅从海水中出来进入陆地的情景。
  小企鹅身长约17厘米左右,比南极洲的企鹅要小得多,所以叫小企鹅。它们都是成对在一起生活,有自己的小巢穴。母的主要喂仔、看家,公的去大海捕食。公企鹅一去就是两三天,把捕到的小鱼虾装在自己的肚子里,到家以后再“倒”出来作“妻子”和“孩子”食物。它们忠于“爱情”,“男”渔“女”作,厮守终生。如果其中一位死了,另一位也会在孤独、寂寞中结束自己的生命。人们常把忠贞相爱的男女比作鸳鸯鸟,其实小企鹅的“爱情观”绝不次于鸳鸯。
  海滩上海风很大,气温也在急剧下降,估计也就是六七度。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这里聚集了七八百人,大多数都穿上了毛衣、外套;有的人还披上了毛毯、被单;个别穿单衣的紧抱着双臂,扭动着身子向大海中张望。
  9点多,右前方的海滩上出现小企鹅的身影。第一个小企鹅从海水中出来,探头探脑的四下看了看,又回到了海水中。接着一下子出来了十几个,一个跟着一个,摇摇摆摆地向陆地走去。前面稍有响动,立刻又都回头钻进了海水。这样折腾了几次,它们终于进了陆地的草丛。接着又有八九个,十来个不等的企鹅“小分队”由大海进入陆地。
  9点40多,我们几个人先离开了海滩。在小路两边草丛中,有的小企鹅已经会面,相互亲热地依偎在一起。有的母企鹅站在自己的小巢边,扇动着两个小翅膀,在焦急地等待着远行归来的“夫君”;有的等不及了,离开了小巢,前去迎接。有的归来的公企鹅,边走边在周围寻找自己的家。两个小企鹅相见了,都激动地扇动着翅膀迎了上去,抱在了一起。......这一幕幕,实在太感人了。看着那些焦急的等待、企盼、寻找的小小的身影,不由地为它们担心,今夜能相会吗?
 
毛利人文化村
 
  毛利人文化村距新西兰的第一大城市澳克兰有300多公里。毛利人是新西兰当地的土著人。200多年前,英国人登上这个岛屿时,就是从土著人手里夺走土地草原。当年毛利人同英国人发过许多战斗。毛利人个头较高,彪悍勇猛。早年都是以部落的形式出现。
  在文化村,我们见到了毛利人。毛利人欢迎客人的方式是与客人碰两下鼻子。不管男女老少,都是这样。我们下车时,一个40多岁又胖又大的女人,站在车门前迎接。我们每一个人下车后都要与她进行这个特别的仪式。
  毛利人文化村是专为人们旅游参观而建的。木板条围起了一个方形的大院落。院门、院落周围有雕刻的木柱、刻有花纹的屋沿都是暗红色。在院子外面,有低矮破旧的小木屋,那是早年的毛利人的住房。走进院门,正面是一座大的演出厅。
  毛利人对外来的人是很有戒备的,这主要是为了本部落的安全。如果来了生人,首先派出男人去打探。第一次手中的长茅是对着来人的,如果发现来人是友善的,第二出去的人长茅是指向两边的,第三次长茅就指向了身后,并退回去。然后正式迎接客人进入部落。在文化村,毛利人简要地演示了这个过程。随着激烈奔放的音乐,从大厅里走出4男4女,男人只穿着短裤,女人只有胸罩和短裙,都光着脚,手拿着长茅,随着音乐起舞。一个雄壮的男子手持长茅走出了队列,嘴里吆喝着向在大门口前来参观的人群走去。与领队交谈了几句,拉着领队及模拟首领者的手,转身向大厅走去。旅游参观的人进入大厅,都要脱下鞋
子。大厅里很宽敞,铺着地毯,摆着固定座椅。前面的舞台上,毛利人演出精彩的很有特色的歌舞。
  最早的毛利人是从哪里来的,说法不一。但有一个说法可信度比较大。毛利人是亚洲人。从肤色头发看起不仅像,而且有一定的根据。有一年,毛利人组织的代表团在台湾南部访问时,发现一个村里人们说的话,60%与毛利人相同。现在的毛利人,在新西兰有4万人左右,分散在全国各地。他们的生活也已经同大多数新西兰人一样了。他们有自己的小别墅式的住房,有小汽车和稳定的生活。
 
维托摩萤火虫洞
  
  维托摩萤火虫灾洞距澳克兰200多公里。开始说去看萤火虫洞,并没有多高的兴致,但看过之后,大家都惊叹不已,不虚此行。进入洞内,和我们在国内看到的石灰岩溶洞一个样,有各种各样的钟乳石,洞内有的地方宽大,有的地方窄小。走到深处,才进入正题——看萤火虫。
  在洞侧很低的顶部,有一个个发亮的萤光点,顺着手电筒的光线,看到一条条像细粉丝一般、长十几厘米、半透明的细丝挂在岩顶。导游告诉我们,这里的萤火虫是一种小昆虫,名叫蚋,它的幼虫的尾部能发出萤光,它用吐出的黏液给自己在岩洞顶部做巢,并在巢的下面挂下去一条条用黏液编成的线条状的细管。当有小昆虫趋光而来时,就会被细丝粘住。这时,萤火虫就会把细丝收上来,美餐一顿。原来那些细丝是萤火虫的“垂钓线”。
  我们走进岩洞旁的一个侧洞,沿阶梯而下,到了底下又一层岩洞。洞的底部是一条小河,一条能坐十几个人的小船在那里等着。这里禁止喧哗,人们说话只悄悄地说。船缓慢地划行,周围越来越黑,越来越静,只有划水的声音。导游让我们抬起头来往上看。
  啊!大家不由得一齐低声惊呼。
  上面是什么?是满天繁星,不,比夜空的繁星更密集,而且全是一色的萤光;就象登临高山在看一个灯火辉煌的城市夜景,但那是在俯瞰,而这是在仰视,而且全是一色的萤光。有人说,就象是一棵巨大的圣诞树,上面挂满了无数的小灯泡,但这比那更神奇。人们展开想像的翅膀比喻着,但很难找到十分恰当的景色能相比。这是萤火虫创造的举世无双的独家美景。有河水的岩洞,创造了一年四季都潮湿的环境,再加上有众多的小昆虫作美食,于是,萤火虫在这里大量繁延,形成了它们的世界。
  这个神奇的岩洞,早在1887就被当地人发现,并于第二年给游人开放参观。为了不破坏萤火虫生活的环境,这里有严格的管理规定:不准捕捉,不准抽烟,不准喧哗,不准照像,不准摄像。给游人的说明书上明确注明:蓄意破坏大自然最高刑为入狱两个月及罚款1000新元。正因为严厉的管理,才使这份大自然的宝贵遗产一百多年来依然灿烂。

  返回主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