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固然经常需要用清醒锐敏的
眼光去认识世界,了解人情,但我们也
有时需要一点薄薄的烟雾来润饰粗糙景
物和不完美的人情。它能使我们的心境
更超然些,对一切的喜怒哀乐也都可以
更看得淡些。